枳界_我是菜狗

快乐彩笔

每天给美丽fairy画裙子计划开始了
这个眼睛宝贝怎么这么可爱

原创估计没人看。。。

很早之前画的。
空间看见的梗原说说我找不到了呜呜呜呜

瞎画
有larry拖地(?)
有宝石们。
有ray,不打tag了


听说周末大家都在发刀
我去把我的沙雕条拼了

太卑微我就不艾特了。
丢人。

😭😭😭😭😭😭😭😭😭😭😭😭😭😭😭😭😭😭😭😭😭😭😭😭你妈的为什么我好想骂人但是莫哥写的太好了我不忍心骂太强了我哭了我死了我爆炸了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想看他俩普通而美好的生活拯救你妈的世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拯救你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wuuw呜呜我要画了呜呜uwuwuwuwu

😭😥😢😞😔(情绪逐渐稳定)


莫名_:





  sal半侧过身子,试图伸直冷到僵硬的手臂,去触碰,抚摸那面粗糙的灰墙。




  他成功做到了。但这个成功来的太简单,太当然。他将指腹轻轻在粗糙的墙面摩擦,蹭下墙的粉末。




  sal加大了力度,钻心的疼痛感从最敏感的指尖传至他的大脑作出威胁信号,再这样下去,会有出血的可能。这想法未免太过可笑。--如果在当时像这样,摩擦掉自己手指的指纹,是不是就不会被指控成罪该万死的杀手?




  否定的答案呼之欲出。监狱的日子一天天没法计算,日复一日,接受完全没有人性可言的苦工,闷声不响着看着监狱里其他同胞对那张义肢脸进行猜疑,对他动手动脚为乐,撇去那些、他不愿意再想的,他大脑里可以供自己思考的东西已经变得不多。他被孤独包围,对寂寞的感觉几乎疯狂到上瘾。




  在当时,响彻肃穆法庭的重锤敲定不公平的结果,无论是唏嘘,还是暗地里的咒骂,挚友那带有绝望与抗衡意味的一声,在场的人众说纷纭,意见虽说没有达到统一,但早已将这个面无表情,手戴镣铐的蓝发列入那群罪该万死的魔鬼当中。sal平静地接受着这个压根没有律师,没有胜算的最后结局,心甘情愿地充当被邪教围剿的替罪羔羊。




  ...事实证明,虽然那堵墙的墙粉极易擦下,但绝不是什么可以轻松让犯人越狱的豆腐渣工程。sal仍在这里,继续他生不如死的日子,尝试着淡然接受死亡的降临。




  他畏惧,绝望,悲观,消极,但迎接他的绝对不再是早晨那渗过窗帘的太阳,绝对不是床头端来的一杯温水和电子闹钟,绝对不是他,嘴角还隐约挂着一丝笑容的同龄男孩。




  他无声,流泪,啜泣,哭喊,但迎接他的绝对不再是散发清香的布料和带有体温的怀抱,绝对不再是靠近他耳畔落下安慰的柔声细语,绝对不再是精疲力竭后依靠住那个微笑男孩肩膀抱着吉他的弹唱。




  sal试过千万次,千千万万次对生活抱以微笑,但每当他挤出笑容,看到的只能是义肢上那个几千天都没有变化过的表情。




  总会有人知道他笑了的,但那个人已经去了。




  sal得到无助,得到羸弱不堪的身躯,得到冷漠的回应,得到一个荒谬无比的判决,得到社会一致的恶魔认可,得到谩骂,得到教训。




  但sal最终还是没能得到他。